-商南衔豫接楚秀东南

商南衔豫接楚秀东南

白浪街依山傍水,因紧靠发源于陕西省商南县湘河镇南部的白浪河而得名。白浪街中心有一个小亭子。亭子中间有块三棱状的石头,叫作三省石,上面分别刻着秦、豫、鄂三个字。以三省石为界,街南属湖北,街西北面属陕西,街东北面属河南。这条不足百十户人的小街,就是全国有名的“一脚踏三地”“鸡鸣闻三省”的地方。据说当年街上有座戏台子,两边门框上用红漆描着斗大的字:“丹江有船三日过五县,白浪无波一石踏三省”。

三日过五县 一石踏三省

丹江流经陕西省的商州区、丹凤县、商南县,河南省的淅川县以及湖北的丹江口市(县级市)。过去航运发达时,据说坐船从商州顺流而下,3天就能跑遍5个县。8月28日,记者开车从商州到三省交界的白浪街,只用了3个小时。

白浪街是陕西省商洛市商南县湘河镇白浪社区、湖北省十堰市郧阳区白浪镇白浪村以及河南省南阳市淅川县荆紫关镇娘娘庙村三地共用的一条街。著名作家贾平凹在散文《白浪街》中写道:“据说解放以前,地界清楚,人居杂乱,湖北人住在陕西地上,年年给陕西纳粮,陕西人住在河南地上,年年给河南纳粮。如今人随地走,那世世代代杂居的人就只得改其籍贯了。”

“这就是咱陕西和河南的界线,”白浪街居民杨随坤对我们说。

湘河镇白浪社区70岁的杨随坤老人指着自家房子说:“这里原先是供销社,东边就是河南,对面就是湖北。”紧挨着杨随坤家东墙的是河南省淅川县荆紫关镇娘娘庙村人开的名为“三省客栈”的旅馆,老板娘叫蔚洁,10多年前从湖北嫁到了河南,既有湖北女人的精明,又不乏河南媳妇的泼辣。她说:“这里过去是供销社。2003年,我们家把供销社的房子买下来,进行翻修加盖。如今家里经营‘三省客栈’和‘三省饭庄’。”

据白浪街上的老人讲,这条街虽然不足百十户人家,可过去三省各有一个供销社。先是陕西人盖起一个砖木结构的门市部,棉纺织品独具特色;接着河南人建起了两层楼高的供销社,供应紧俏商品;湖北人后来居上,建造四层钢筋水泥大楼,供应日用百货。在物资紧张年代,同样的东西,白浪街上的人可以在湖北、陕西、河南的供销社里各买一次。

白浪街上有块著名的“三省石”,3个小姑娘分别躺在陕西、湖北、河南的地界上。

三省共管一条街,过去在管理上难免有些尴尬。陕西有人出事了跑到河南躲起来,河南有人犯事了就钻到湖北不露面,“鸡鸣三省”之地一时成了“三不管”之处。如今,三省交界处的3个镇签署了司法协助协议,3个县区的公安局也建立了联防警务协作机制,就连3个镇上的学校也相继开放本地学校,让三省的孩子自愿择校。

蔚洁说:“我是湖北人,在河南开客栈。我老公是河南人,到湖北去打工。大女儿考到湖北上大学,小儿子在陕西上小学。过去这里‘三不管’,现在是‘一家亲’。”

同饮一条丹江水 风俗相近又不同

8月30日,记者来到河南省南阳市淅川县,县史志研究室原主任明新胜亲切地说:“丹江孕育了淅川和商南,我们真是同饮一江水啊。”

商南县、淅川县和郧阳区三地交界,三省一江相连,而三个县区的秦楚文化、移民文化又彼此交融。

一脚踏三省。

淅川县荆紫关战国时属楚国,楚王派太子荆镇守,遂称荆子口。此地夏季漫山遍野开满荆子花,花色为紫色,清代改称荆紫关。

战国时,秦楚两国战争不断,荆紫关一带是兵家必争之地。白天秦军打来,老百姓插上秦军旗帜;晚上楚军攻来,老百姓就换上楚国旗帜,“朝秦暮楚”的典故便出于此。而淅川古称丹阳,是楚文化的发祥地,楚国800多年历史中有300多年定都丹阳,所以,街上以“楚都”为招牌的门店很多。

除了传承楚文化,淅川的移民文化更具特色。丹江口水库一期工程移民38万人,淅川移民就搬迁了20.2万人。

和淅川一样,商南县也有着浓郁的移民文化。所不同的是,商南是大量的迁入移民。

商南县党史办干部党梅荣说:“商南是个移民县,‘十里不同风、八里不同俗’。这里的语言很杂,不同镇不同村不同村组的方言都有差异。商南历史上有两次大的移民,一次是明洪武年间从山西洪洞县大槐树迁来,第二次是清乾隆年间从安徽安庆迁来。”

商南县档案局原副局长蒋燕记的祖籍在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他的祖上于乾隆元年从安徽迁到商南。据他介绍,商南县550个姓氏中,从南方迁来的就有300多个。

复旦大学教授曹树基在《清代安庆移民迁往陕南资料汇编》一书中写道,陕西商州、兴安州、汉中府在乾隆年间吸纳了来自赣楚粤皖川等地的大量移民,来自安徽省安庆地区的移民集中在商州,其中商南、山阳、镇安等地安庆人最为集中。

距商南县城20公里的清油河镇后湾村,李姓是村里的大姓。村里的老人说,他们的祖先最早从甘肃陇西迁到山西洪洞,明洪武年间又从洪洞迁至丹凤县棣花镇,后陆续迁到现在的后湾村。后湾村李氏第十三代后人、村党支部书记李富林说:“我们的语言、风俗和甘肃陇西一带极为相似,和周边地区不一样。”

同样深受移民文化影响的还有湖北郧阳区。据郧县(今郧阳区)县志记载:“民少土著,多为移民,其中陕西之民四……”,所以郧阳人自然而然地受到陕西民风民俗的影响。比如郧阳人招待贵客的“十三花”,就是受到陕西东府宴席大菜“九品十三花”的影响。

在商南,招待贵客最高规格宴席是“五颜六色流水席,七碟八碗十三花”。在每张八仙桌的正中摆上九盘凉菜,形成“田”字,四个角分别放一盘菜,一桌十三个凉菜组合在一起像一朵盛开的花朵。每上一道热菜就撤下一盘吃空了的凉菜盘子,撤一盘加一盘,保证桌上一直有十三盘菜。这种饮食习惯在郧阳也大同小异。

商南和郧阳两地文化习俗既有相似也有不同。比如说商南人崇尚黑色。本地所生产的茶几、屏风主色调均为黑色,民居房舍的门、窗、家具等也大多以黑色为主,显然是受崇尚黑色的秦文化影响。

而郧阳区却受楚文化影响较深。比如他们的民俗郧阳凤凰灯,又称“玩凤凰”“凤凰舞”,表演时配以凤凰灯曲调,彰显出地方特色。而凤凰正是楚文化图腾,汉代《白虎通》云,祝融“其精为鸟,离为鸾”。而楚人视祝融为其先祖。

一碗三合汤 三地不了情

商南、郧阳、淅川,三地比邻而居,风俗彼此交融、相互影响,最有代表性的莫过于郧阳名吃——三合汤。据当地人介绍,制作三合汤的食材,需要用湖北的红薯粉、河南的牛肉以及陕西的饺子,三合汤融合了三个省的不同口味,是三个不同地域、不同文化的交融。郧阳当地人说:“郧阳万历三合汤,一顿不吃想得慌。”

说起三合汤,郧阳区委宣传部副部长曹富成给记者介绍:“明万历年间,陕鄂豫三地三位秀才进京赶考相会在郧阳,临别时,他们分别拿出牛肉、粉条、饺子放到锅里同煮,不承想香气四溢、味美可口,最终成了郧阳一道名吃。三合汤见证了三省人民源远流长的友谊。”

湖北省十堰市郧阳区被从陕西安康奔流而来的汉江紧紧环抱,风景如画。

如今,作为湖北十堰市的“北大门”,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郧阳与商南、西安的联系更加紧密。郧阳区文化体育旅游广电局副局长闫国才说:“郧阳到武汉400多公里,到西安300多公里,高铁开通后两个小时就能到西安。我们到商南路程更近,交流与往来更方便。”

郧阳是国家级贫困县(区)和秦巴片区扶贫攻坚主战场,这里基础差、底子薄、贫困程度深,全区建档立卡贫困人口49737户164272人。近年来,郧阳因地制宜、综合施策、集中发力,坚持走产业扶贫的发展道路,有力地促进了当地群众脱贫致富。

如今,正在规划建设的杨溪铺镇刘湾村香菇小镇,是湖北省最大的在建易地扶贫搬迁项目,占地约2000亩,包括产业基地、易迁安置区以及生态建设区。香菇小镇建成后将容纳该区18个乡镇的易地扶贫搬迁户4274户1.5万人。

1989年、1990年,考古工作人员在郧阳先后发现了距今100多万年前的完整的两个“郧县人”头盖骨化石,填补了亚洲人类发展“链条”上空缺的一环。另外,考古工作人员在郧阳还发掘了辽瓦店子遗址,出土了新石器时代晚期到夏商周乃至秦汉唐宋的文化遗迹遗物,为研究人类和楚文化的起源、发展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

曹富成说:“在汉江两岸还发现距今约1.4亿年的恐龙骨骼化石群和恐龙蛋化石,这种龙蛋共生现象在全世界更是少见。这里是恐龙的栖息地、古人类的发祥地、汉文化的摇篮、楚文化的源头,郧阳可以说是生命不断线、文化不断层、历史不断代。”

淅川:秦楚文化 一水相连

说起河南淅川的移民史,明新胜不禁感慨:“淅川人在南水北调的大搬迁中作出了卓越的贡献,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先后移民36.8万人,确保了一江清水供京津。”

从1958年开始修建丹江口水库算起,20年间淅川迁往青海、湖北、河南邓州约8万人,县内安置12万余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建设期间,淅川又动迁了16.6万人,其中外迁了14.65万人,县内安置了1.95万人。淅川县是河南省唯一的移民迁出县和第三安置大县,为南水北调工程建设作出了巨大贡献。

河南省淅川县境内的丹江口水库,夕阳下更显暮色苍茫。

说到对南水北调工程的贡献,淅川县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办公室主任何景奇说:“在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建设期间,除了大量搬迁移民,淅川还关停或转迁周边350余家企业,对经济发展影响很大。即便如此,我们的‘淅减’在全国还是很有影响的。你看在国内街上,每3辆轿车中,就有1辆用的是‘淅减’产品。”

老何所说的“淅减”,是南阳淅减汽车减振器有限公司淅川汽车减振器厂,年生产减振器3000万支,占国内轿车减振器生产量的1/3,年销售额45亿元,可称得上是淅川经济发展的引擎。

目前制约淅川发展最大的因素是交通问题。淅川县委宣传部外宣办主任钱劭说:“淅川县不经国道、不通铁路,人称河南的‘小西藏’。相信交通畅通后,淅川的发展会更快、更好。”

除了移民文化外,更让淅川人骄傲自豪的是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楚文化。

明新胜告诉我们,70万年前就有人类在淅川一带居住,丹江湖畔下王岗遗址是与龙山文化同时代的人类遗址。春秋时,这里是楚国发祥地。楚国800多年的历史,有300多年建都在淅川,45位楚王有23位在淅川即位。这里曾孕育了范蠡、范晔、范缜等历史名人。源远流长的历史,底蕴深厚的文化,使淅川成为全国文化先进县、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河南省文物大县

“一脚踏三省”之陕豫鄂(下篇)

商洛市商南县清油河镇后湾村,前几年,连条像样的马路也没有,房屋破旧,污水横流。2013年,商南县启动美丽乡村建设,精心规划、因地制宜打造旅游景点,拓宽和改造村里原有破损道路,发展生态产业,种植核桃树、桃树等特色果树,建成200亩采摘园,发展特色农家乐10家,还打造民俗文化和农耕文化体验区。

后湾村党支部书记李富林向我们介绍:“如今,这里每天都有大量游客,今年大年初一就有300多辆车出入。村里存款超过10万元以上的村民达40%,购买小车的村民占到全村的60%。”

商南县地处秦岭东南麓,衔豫接楚,三省交会,地连八县,是我国著名的茶叶之乡、名茶之乡、最佳文化生态旅游名县,被誉为“陕南明珠”“秦岭封面”。改革开放40年来,商南县发挥区位优势,抓住机遇搞建设、谋发展,经济社会取得了较大发展。

陕南明珠

秦岭封面

商南县电视台总编辑王秦禹,父亲是河南镇平人,母亲是湖北白浪人,而他们姐弟三人出生在陕西,都成了陕西人。他说:“我记忆中,20世纪80年代,我们到荆紫关全靠走路,舅舅一个扁担挑两个箩筐,一头坐着我,一头坐着弟弟。”

改革开放以来,商南县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真抓实干,工农业生产得到迅速发展,农村经济和城市经济全面复苏。商南这个国家级贫困县已逐步解决温饱问题,走上了致富奔小康的快车道。

改革开放40年来,山城商南已建设成了一座现代化的城市。

近年来,商南县把发展作为推进强县富民的第一要务,经济保持强劲的发展势头,经济总量逐年攀升,县域经济实力显著增强。2017年,全县完成生产总值87.54亿元,同比增长9.4%,居商洛市第3;固定资产投资148.03亿元,同比增长23.2%,居商洛市第2;规上工业增加值36.48亿元,同比增长15%,居商洛市第3。

近年来,商南紧紧围绕“创建国际花园城市、打造特色集镇、建设最美乡村”目标,先后投入资金42亿元用于城市建设,不断拉大城镇框架,提高城镇品位。1949年,商南城区面积只有0.24平方公里,人口5400人;如今,商南城区面积已发展到12平方公里,人口8万余人,城镇化率达到45.33%。

商南县交通运输局一位负责人介绍:“ 近年来,商南县的公路等级提高,规模、路网密度不断加大,基本形成了以县城为中心,以312国道为依托,以县乡公路为骨架,辐射10个镇(办),三横一纵、两大迂回的公路交通网络,实现了镇镇通柏油路、村村通水泥路的目标。”

太子坪村紧挨着金丝峡国家森林公园。金丝峡成为旅游热点后,村上办起了72家农家乐,其中只有30多户的上河组,就办了30多家农家乐。

商南县清油河镇后湾村的李氏祠堂,成为移民文化的代表。

商南县旅游局干部石宏伟在采访中告诉记者:“商南县借助良好的生态环境发展旅游产业,2001年以来,成功开发了金丝大峡谷,建成了国家森林公园、国家5A级景区、省级地质公园;闯王寨、玉皇山建成了省级森林公园。2007年,商南县被命名为‘陕西省旅游强县’,改写了商南乃至商洛没有生态旅游业的历史。”

生态旅游业的崛起带动了商南县第三产业的快速发展。2018年,他们围绕“优质旅游”发展理念,推动从高速旅游增长向优质旅游发展转变,着力发展更加安全的旅游、更加文明的旅游、更加便利的旅游、更加快乐的旅游。

2017年,商南县在中国全域旅游魅力指数排行榜中位居第12,荣获全省十佳旅游县称号。全年接待游客719.8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39.23亿元。商贸服务、健康养老等新型业态蓬勃发展。2018年,商南县努力实现年接待游客800万人次,旅游综合收入45亿元的奋斗目标。

改革开放以来,商南县农业综合生产能力全面提高,人民生产生活条件全面改善。全县5万多人脱贫,2万多人解决了温饱问题。

商南县茶马驿道历史风情茶园。

近年来,商南县坚持做强主导产业、培育特色产业。2017年,全县流转土地5.5万亩,打造了规模化产业基地132个,茶叶、猕猴桃、中药材和食用菌等产业发展势头迅猛,“一镇一业”产业体系初步形成。在以张淑珍老人为代表的商南茶人的努力下,商南突破了茶叶栽培学的传统理论,将种茶地向北推进了300多公里,改写了商南不产茶的历史,也改写了中国茶叶的栽培史。

商南县茶叶局办公室主任张怀青说:“商南地处北纬33度,茶叶年产量不大,但茶叶中氨基酸含量高。商南茶香、汤绿、味浓、回甜,品质极佳,每年都会获得各项大奖。2017年,商南被评为‘全国重点产茶县’和‘中国名茶之乡’。”

81岁的茶叶专家张淑珍老人,仍一心扑在商南茶叶发展上。

2017年,商南县生产茶叶3900吨,产值4.9亿元。到2020年底,全县茶叶建园总面积将达到30万亩,茶叶年产值预计达6亿元。

三省一家人

原本一家亲

记者在河南淅川采访时,有种回到关中某个县城的感觉,一样的街道布局,相似的身材面孔。河南人耿直强悍,陕西人生冷蹭倔,在很多方面有共同之处。

在淅川,记者随处可见“水源地”“渠首”的宣传标识,甚至有酒厂就起名“水源地”。当地人说:“以至于很多北京人只知道自己喝的是河南南阳的水,却不知道南水北调中线70%的水是来自陕西的安康。”

陕西和湖北也颇多渊源。陕南安康的白河县和湖北十堰的郧西县隔江相望,两地人民往来频繁。安康到白河的高速公路未开通时,白河人买房、买车都到十堰去,所以在白河街头看到挂“鄂C”牌子的汽车满街跑,会以为自己到了湖北。从口音上听,安康白河与商洛商南、山阳等地人说话,带有较明显的湖北口音。这种方言的形成与清乾嘉年间“湖广填陕南”的大规模移民有关。

反过来,湖北也有很多陕西、河南的移民。《郧县县志》记载:“民少土著,多为移民,其中陕西之民四……”

这次采访,记者无论是到湖北郧阳还是河南淅川,都有一种回家的感觉。湖北人热情好客,河南人率真耿直,都给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就像三省交界的白浪街,你能分清谁是陕西人,谁是湖北人,谁又是河南人呢?陕西、河南和湖北,本来就是一家人,原本就该一家亲。

新时代

要有新发展

商南自古就有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丹江航运是沟通南北的黄金水道,商於古道是重要的军事要地。如今,随着铁路、高速公路的开通,商南的区位优势更加凸显。

商南县交通运输局干部汪宽霖告诉我们:“丹江在商南境内有89公里,过去有26个渡口、5个码头,是秦楚之间的重要黄金水道。后来,随着商郧公路和312国道的建设,1995年,航运正式退出了商南的交通运输史。改革开放40年来,商南县从当时只有100多公里的公路干道发展到如今的沪陕高速、西南铁路和312国道并行,从贯通南北的商於古道到如今“三横四纵”的公路网,有力地促进了经济的发展。”

近年来,商南县充分利用枢纽地位优势,打造枢纽经济新高地。汪宽霖说:“下一步,我们将向东对接西峡、南阳市场,打造西北仓储物流集散中心,真正把区位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

商南是陕西的东南门户,目前已融入西安、咸阳、襄阳、十堰等大中城市两小时经济圈。商南以312国道为轴线,以现代农业为重点,以城镇一体化为抓手大力发展门户经济。同时,商南县立足资源优势和产业基础,围绕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围绕“生态”核心,加快发展流动经济,推动全域旅游。

如今,商南县加大旅游资源开发力度,形成“陆游金丝峡、水游莲花湖、漂流赏画廊”的旅游大环线,不断提升旅游产业化水平,助推312国道、丹江流域、滔河沿线“三大经济带”建设。

许水兆:

打造“三个经济”

的先行区和示范区

三省交会、地连八县的商南,区位优势得天独厚。商南县委书记许水兆对省上提出的“三个经济”有独到的发展思路,他说:“结合商南县情实际,我们要围绕区位优势,打造枢纽经济新高地;以现代农业为重点,大力发展门户经济;围绕‘生态’核心,加快发展流动经济,努力把商南打造成发展‘三个经济’的先行区和示范区。”

三省交会、地连八县,沪陕高速、西南铁路和312国道在这里交会,围绕这个枢纽地位优势,商南县打造枢纽经济新高地。他们依托泰科、万达等企业,向北跟进西安千亿级汽车产业集群战略部署,努力打造陕西最大的汽车零配件制造基地;依托集装箱业务,向东对接西峡、南阳市场,打造西北仓储物流集散中心;向南承接十堰汽车配件制造业,建立合作、互动共赢;向西联手安康,打造环秦岭生态旅游圈,真正把区位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

同时,商南县以312国道为轴线,以现代农业为重点,以城乡一体化为抓手,大力发展门户经济;打造以现代农业、观光农业、健康养老等为重点的示范园,建立三省八县农产品交易中心、陕西对外开放交流中心;大力发展汽车零配件生产加工、二手车交易、商贸物流、电子商务等公路偏好型产业;大力发展集装箱运输、大宗产品托运、冷链仓储等铁路偏好型产业,推动产业链条化、集群化发展,实现产城融合、共建共享。

商南县委书记许水兆深入贫困户家庭了解生活情况,与群众商讨致富之道。

“商南,依秦岭,傍丹江,气候温和,风光旖旎,宜居宜游。境内森林覆盖率达到65.9%,是天然大氧吧。”许水兆细说着商南的生态优势,“下一步,我们将围绕‘生态’核心,加快发展流动经济,推动全域旅游发展;充分挖掘景区、地质公园、森林公园、水利风景区等品牌价值,发展休闲度假游,开发研学游、科普游,推动旅游业与体育、健康、养老、文化等多种业态深度融合,实行全区域、全产业链发展。”

许水兆说:“上半年,商南县脱贫攻坚取得了新的成效,我们筹措各类扶贫资金3.18亿元,实施扶贫项目521个;‘茶菌果游’等脱贫产业带动明显,村集体经济蓬勃发展;新建产业基地189个,扶贫产业覆盖率达100%;搬迁安置群众551户1834人,改造危房1071户。同时,商南县域经济社会发展也呈现出良好态势,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15.5%,规上工业总产值同比增长20.8%,旅游总收入同比增长25.35%。如今,全县经济呈现出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持续增强。”

这次采访中感受最深的就是交通问题。荆紫关一直是中原地带的水陆要道和货物集散地,丹江航运鼎盛时,镇上店铺林立、商贾云集。随着铁路、公路的修建,加上丹江水逐年减少,航运衰落,荆紫关也不复旧日的辉煌。

由于在修商郧公路,湘河镇到商南县城要绕道河南、湖北,最快也得2多小时,而商郧公路修好之后,从湘河镇到商南县城只需20分钟。湘河镇党委书记任宏伟心有不甘地说:“过去镇上的经济在全县排名靠前,这两年修路,极大地制约了经济的发展。”

作为三省交界的镇,淅川的荆紫关镇综合实力明显强于商南的湘河镇和郧阳的白浪镇,可以说是三省交界处的经济、商贸中心。然而三个镇所在县区的经济却大相径庭,淅川经济发展程度明显不如郧阳,甚至比不上商南,还是因为交通制约。淅川县不经国道,不通铁路,河南的“小西藏”既是调侃,更是无奈。

省委书记胡和平指出:我们要坚持以开放促改革、促创新、促发展,大力发展枢纽经济、门户经济、流动经济,进一步放大优势、补齐短板,加快打造陆空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对外开放新格局。

大到一个省,小到一个县、一个镇,莫不如此。

陕西日报记者 郑斐

见习记者 元亚娜

发表回复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abbr title="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HTML</abbr>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